第一奸臣[重生] 最新章节 101.娘亲

六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第一奸臣[重生]第一奸臣[重生] 最新章节 101.娘亲
(六文学 www.6wenxue.com)    ( )    【92zw】    此防盗章, 购买了V章的一半的亲不受影响,余下二十四小时后替换  花蕊也是一愣,隐隐地有了怒气,本来原竟的举动就让她觉得原竟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了,如今更是令她难堪不已,气得一言不发。原竟瞥了她一眼, 也不读书了,起身离开了这里, 走出了静心苑。

    花蕊是怎么样的人, 原竟以前不是很了解,现如今倒是了解了不少,只觉得花蕊做不成杀手,恐怕容易被同化是其一大难克服的地方。花蕊也是真性情, 她没有错, 可是原竟不希望花蕊和平遥太过于接近,因为有朝一日她会将平遥送上绝路。

    这个决定在原竟的心中反复被拿起又放下,她想过放过平遥,可也知道平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她不知道将平遥置之不理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后果,倒不如将她放在身边看着、控制着,倒也安心一些。可看着平遥, 她的心也是难以平静, 多少个日夜被前世反复折磨着, 让她痛苦极了。

    走在花园里散心, 正发着呆, 忽然觉得有人在靠近,扭头一看,原来是郡主。郡主的身边并没有跟着人,而偌大的花园,一时之间也没有外人在,这令原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郡主瞧见原竟,走上前看了看她的脸,嘴角噙着笑,道:“脸好了不少,看来她们下手不是很重。”

    原竟脸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是大骇,郡主是怎么知道是“她们”打的。

    郡主似乎是原竟肚子里的蛔虫,知道她在想些什么,解释道:“你的脸肿得不匀称,大小不一,所以是两个女人打的,一个下手这么重,除了被你藏在房中的女人外就没别的人了,另一个却没这么重,想必对你是有一些惧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大嫂……”原竟顿了顿,“你不去当女捕快真是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对这些事情,感官上都是很敏锐的,是你太过于迟钝了。”郡主柔情似乎地看着原竟,忽然伸出手去抚摸原竟消肿了不少的脸,吓得原竟往后退了一步,又留意四处是否有人。

    郡主收回了手,也没有什么失落的神情,脸上依旧是那端庄的模样。

    原竟皱起了眉头,她当真看不透这个郡主。郡主从年纪上来说比她大三四岁,然而原竟是重生了四年,所以她与郡主同岁才是。可哪怕如此,她感觉心里自己还是低了郡主一些。

    郡主对于原竟的表现十分满意道:“别想了,你现在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对你的。你有听话地带着这个香囊,我就特别允许你知道我的闺名。南莲,记住了,和这个香囊一样不许忘。”说着,言语竟还有些霸道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记住要看它有什么值得记住的地方。”原竟也不是一个被动的人,当即道。不管这个郡主的心思有多深,不管她想做什么,原竟都不会因此而停下脚步,也不会退怯。

    南莲笑:“是啊,正是因为你记不住,所以我才在这里。这一次,你不会再忘记的。”

    原竟被南莲的眼睛盯得有些发愣,她觉得这双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,但是她当真记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嫁进来是为了让我记住你?”原竟说完都觉得好笑,“郡主大嫂,我不管你为什么选择嫁给原励,也不管你是怎么瞒天过海,让原励甚至是所有人都以为和他圆房的是你的,只要你不妨碍我,那我会如你所愿记住你的。”

    原竟退后了一步,拉开了与南莲的距离,然后揖一揖手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南莲看着原竟渐渐远去的背影,眼神复杂,可终究是没说出些什么来。

    距离乡试的日子越来越近,原鹿氏觉得原励已经成家,就再也没借口再不努力读书了,于是找到了南莲,以婆婆的身份说了她一通,原话如此:“郡主啊,你现在已经是励儿的妻子了,作为妻子,你有你应当的、不可推卸的责任,首先你要督促励儿读书,帮助他在乡试上拔得头筹,其次,你早日为咱们原家添丁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南莲十分淡定又淡然地喝着茶,偶尔点点头,最后道:“娘的意思我懂了,只要让夫君努力起来就对了吧?”

    原鹿氏自然不会发现南莲的话有双重含义,她对于南莲的听话懂事甚是满意。

    而后南莲自然是每日让人督促原励读书,可原励哪里是个坐得住的主,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,只有在原鹿氏过来看他的时候才会假装认真读书。

    原烨抽查过原励的文章一次,发现原励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。原鹿氏忙问是怎么一回事,南莲便一副深闺怨妇的模样,说:“我乃夫君之妻,事无巨细都得听夫君的,夫君不欲读书,我哪能劝得动夫君呢?”

    原励气得直跳脚,骂道:“你胡说八道、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原烨怎么会不知道原励的脾性呢,他自然是相信南莲的话,又见原励指着南莲大骂,更是确定南莲碍于原励的身份而不敢大胆地监督他读书。原烨思及此,当即授权南莲,准许她便宜行事,就连原鹿氏也不许对此事置喙。

    南莲将原励困在书房中,晨起到夜半三更,他连南莲的面都见不着,都是吹虞在旁监督的。有时候原鹿氏过来了,南莲则会给他煮些莲子羹端来,俨然一副夫妻恩爱、举案齐眉的模样,让原鹿氏很是欢喜。

    等原鹿氏一走,南莲便又面无表情地对吹虞道:“好好督促夫君读书!”

    吹虞拿着藤条过来,认真道:“是!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郡马!”原励对吹虞道。

    南莲掀开眼皮瞥了他一眼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原励早被南莲整治了多番,每回他欲振夫纲,可南莲都有办法让他受罪,而眼下南莲得了原烨的命令,他也没法跟别人说,简直是有苦难言。南莲此时坐在他的不远处,美曰其名监督他读书,实际上就是故意找机会虐待自己,他就在心里哀嚎了。

    每日鸡鸣时起,三更天才睡,可怜他还是脑袋空空,什么都记不下去。每当他昏昏欲睡之时,吹虞便在他的身上抽打了一下,将他抽得哭爹喊娘的。可是这个连原鹿氏都救不了他,南莲每次抽完他,晚上都会让丫鬟给他敷药,原鹿氏也不好说她一点都不体贴原励。

    后来原励看见原竟三天两头就出府,顿时就羡慕嫉妒了,于是找原烨说原竟整日出府,让他没法好好学习。原烨觉得这个借口太过于牵强,可是原励举报原竟了,他也觉得原竟最近的行踪有些不明,便对她说:“乡试的日子也不多了,你看你大哥也关上门读书了,你也不要老是出府了,留在府里读书吧!”

    既然原烨都这么说了,原竟也不再时常往外跑,只是隔几天会出去一趟。原烨抽问他们的功课时,发现原励还是输了原竟一大截,也只是失望地叹气。

    原竟之所以经常往外跑,便是为了她新购的宅子布置人手,眼下她没有信任的心腹可用,便只能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而她认真地呆在书房读书,倒是好些日子没去找平遥。平遥自那日原竟来劝她用膳后便再也没来过了,她气、她恼,她更恨!然而,她也明白,自己若是再这样和原竟置气,那原竟随时都能翻脸弃了她。毕竟原竟那样心狠而深不可测的人,谁能拿捏得住她的心思呢?

    平遥也深刻地认识到,如果她再这样被动,那距离她报仇的那一日便会更远!为此,她咬了咬牙,暗暗做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原竟的书房里,一缕风从窗户吹拂进来,烛影晃动,原竟的读书声朗朗,不曾间断。

    花蕊看着认真读书的原竟,心里纠结了许久,虽然原竟没有就“巴掌事件”责罚她或者骂她,可是她也还是过意不去,毕竟原竟对平遥做了什么,这些都是她们自己的事情,与她的工作和职责无关。呆在原竟的身边越久,她就越发容易忘记自己是伪装成原竟的丫鬟保护她的,因为原竟的举动,她很容易变成攻击原竟的一方。

    “二少爷。”花蕊轻轻地开口。

    原竟没有任何反应。花蕊有些失落,复而又喊了一句,这一句音量微微提高了:“二少爷!”

    “嗯?有话就说,支支吾吾的可不像平日里的你。”原竟头也没抬,只是放下了书拿起毛笔在书上圈圈写写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问二少爷饿不饿,要不要喝厨房里煮好的银耳莲子羹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怕是大娘为原励准备的,我想喝,但是还是你去煮吧。”

    原竟的态度当真冷漠,花蕊有些无所适从。原竟忽然抬起头来,似笑非笑道:“怎么,撇着嘴,是不是我这些日子没调戏你,你觉得不开心、浑身难耐了?”

    早前原家与南驸马商议婚事时定的吉日在下个月月初。而随着吉日的迫近,原府也越发热闹,原鹿氏更是将往日嗑瓜子的时间都放在了这件事情上。

    原烨则被为百官募捐的事情闹得有些苦恼,而无暇理会这些事。他对原竟道:“要想从那些老狐狸那里要钱可真是难!”说着从书架上拿出了一本账本给原竟,原竟翻了一下,是记录哪些官员捐献了多少银两的账本。

    这账本只有几页纸有名录,剩下的都是空白,原竟道:“满朝文武,只有这十几个捐钱的啊!嗯,我也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不就闭门不见,要不就命令拒绝,为父又有什么办法!”原烨捋了捋那精心打理过的胡子,然后叹息。

    原竟在心里稍微翻了一下白眼,她又怎么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会没办法?朝中那些是老狐狸,她父亲也是老狐狸,之所以这么问,还不是想探一探她到底有多少料?!

    “这简单,兵分三路。第一,早朝的时候堵人,第二,每日将账本上交给皇上过目一番,第三,把捐钱的数目张贴到各官员的办事堂。”

    “这,怕是不妥。谁敢捐多钱呢,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,他是贪官嘛!”

    “爹,你不会二一添作五嘛?张贴出来的数目是一笔,实际上递给皇上的又是另一笔,这样既给了百官留了名声,又不至于让他们记恨上你。”

    原烨想了想,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滑头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这么滑头,只是以前不愿意做这种事,而现在想做这种事罢了。”

    原烨觉得气氛有些沉闷了,他也想不明白原竟到底是哪里变了。若说她性情大变,那她也还是跟以前一样与原励母子作对,若是说她没变,现在的她又表现得比以往要深沉。他想不明白,干脆不想了。瞧着夜深了,道:“你早点回去休息吧,还有五六个月便要乡试了,接下来的日子便花点时间在读书方面吧!”

    原竟点头应允,虽然乡试的试题她到现在都还记得,但是要答一份完美的答卷,她仍需下功夫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日,原烨都是早出晚归,十分忙碌的样子,而又过些日子,原烨几乎不出门都有一大堆官员登门造访。原因无他,只因原烨将账目递给了皇帝过目之后,皇帝冷笑着道:“没钱也不提出学你以俸禄来顶替,朕看他们不是没钱,只是没把朕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皇帝明白不杀鸡儆猴是没有效果的,于是仅仅捐献了十两的工部尚书被皇帝命人搜集了他的一些毛病,再加以弹劾,他的乌纱帽便轻易地丢了。除了他还有七八个同样拿不出钱的,有些是清贫了一辈子的,皇帝便免去了他的捐款,而剩余的皆被贬官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为了自己的乌纱帽着想,他们纷纷上门给原烨送钱来了。一时之间,原府门庭若市。

    原竟看着那摆在面前的人参鹿茸、金银财宝,这些都是原烨在收缴捐款的同时,不少以前得罪过原烨的人为了示好而馈赠的。原烨用不着,便趁着原鹿氏无暇理会内务,将一大部分给了原竟。这些东西摆在面前,原竟才明白自己走的这条复仇的道路,会使自己变成前世最厌恶的人。然而那又如何,她已经舍弃了一切,没有这些,在这条路上她便走不下去。

    随着百官的主动或被动的配合,原烨总算是能好好地向皇帝交差,皇帝大喜,一看那工部尚书的位置还空缺着,便拟旨让他补上。这突然的升官令太子一党感觉到了危机也甚为不满,他们捐钱,原烨升官,这是何道理?然而原烨此时正得皇帝的恩宠,他们也只能放下架子,与原烨套近乎。【就爱中文】 <>六文学 www.6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第一奸臣[重生]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第一奸臣[重生]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第一奸臣[重生]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