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法则之9

六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贱妾生存法则正文 法则之9
(六文学http://www.6wenxue.com)    细微的战栗。

    岚棠鲜红色的舌尖,轻轻舐过我的颈项,虽一触即离,我却软了身子,只得攥紧床上锦被,只得压抑着轻吟。

    “好敏感的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话语混进他的舔吻之中,伴着那把细腻温润的嗓,撩上我的心头。虽然知道,我这般反应只是因为母亲那一剂药,可此间意乱情迷,我却只想任凭身上之人,肆意采撷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少爷……少……!”

    一遍遍细柔娇羞地慢声唤他,却猝不及防,被他缠绵而下的细密吮吻,擦过身前那抹胜过了唇上胭脂的艳色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岚棠不去理会我最后溢出唇齿的一瞬惊声,仍旧埋首,却偏偏重又吻上那处,只漫不经心从喉间轻发了声音回我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少爷!”

    自是忍耐不得。

    教他衔了那处,恣意作弄,我纵是不曾饮下那盅汤药,也定快意如潮,汹涌冲散已迷乱的魂神。

    不能这般下去。

    若只教他如此便逞了兴,那我便同以后这宅子里的所有姨娘,毫无二致。

    母亲十数年的教诲,霎时攀上心头,我咬了下唇,堪堪挤出一抹清明,便侧了身子,挣出岚棠怀抱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岚棠愣住,尚且未有恼火,只是有些恍惚似了谨慎的神情。他拿着那双氤氲水汽,亦在氤氲情|欲的柔润眸瞳,转头望我,启口,却也压抑着话音中的炙热,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怎么会不喜欢?

    就是因为太过喜欢了啊……

    这样千回百转的隐晦心思,却是不能说与岚棠。我摇了头,唇畔挂回初时的笑,冶艳,虚伪。

    “妾身只是想让少爷也能像、像妾身一样……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二字,我念得很轻。垂了首去,只留给岚棠一抹如瀑青丝下的胜雪皓色。肌肤赤|裸在他的目光之下,虽再无遮蔽,我却丝毫不觉深更寒凉。

    这灼灼目光,足以令我如置炎夏……

    “少爷便只躺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岚棠并不安稳,想是不曾适应这般情境。

    呵,从来就没碰过女人,又是何种情境会令他觉得适应?

    靠着不断去想旁的事情,艰难撑住心中那一丝清明,我暗自咬了下唇,抬起腿来,便跨坐在了他的腰上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落坐之时,蹭了他的下腹,分明的热与坚硬,熨烫了我早已湿润的那片肌肤。

    岚棠的闷哼之声,自喉咙间溢出,仍旧隐忍压抑,仍旧炙热深情……

    深情?

    奇怪于我竟然会有这般感知,忍下凉薄笑意,暗骂了自己想要男人想得发了疯症。我只探手伸向身后,握了那处,便朝自己最柔软的地方而去。

    疼?

    尚未。

    终是心急,本便滑腻的两处撞到一起,岚棠堪堪擦过了我,却是未入其中。

    收了双腿,稍紧地夹住这略不安分,欲作挺摆的腰身,耳中听着他难以自抑的急促呼吸,我娇柔妩媚地笑,再转了腕,定住心来沉沉朝下坐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!”

    柔肠百转的一声娇啼,其下隐去多少苦痛难言?

    母亲的药下得够足,可我仍旧疼得几不欲生。

    早已被岚棠撕裂了的那处,渗出嫣红。我自知此刻笑容早已痛到扭曲,只以手撑了岚棠绷得紧实的腹,垂下头去,藏起脸来,缓缓抬动腰身。

    纤肢款摆,玉人娇吟,若从表象而言,岚棠身上这一幅美景,端得是见之则可魂迷神荡,心醉体酥。美中不足,只是此间的我,心中实在觉得难捱罢了。

    我想停下,想从岚棠身上下来,想离开这床榻,这跨院,离开一切。我后悔当他的妾,后悔生在姜府,我甚至后悔,自己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我不想要了。我的身子,被撑得太满,满到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……五姑娘可知道?真到了那时候,你有多不想要,那男人啊,便有多想要了你。放聪明点!教他们忍住,倒不如你自己忍着,来得实在……

    是啊,我还需忍。

    这事情未结束,我便还需忍耐。

    母亲的话荡在脑海,我化了如数的疼痛,脱口,尽作娇媚呻|吟。

    正妻在床第间是不敢喊的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我越要放开地喊。

    不过是叫|床罢了。

    男人既愿意听,便教人家听个尽兴不是?

    岚棠需要知道,他除了我,再睡不到这般风骚浪荡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少爷……妾身好热……好满……”

    “妾身可还饿着呢……嗯……少爷再喂人家,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少爷……再动一动嘛……还不够……”

    神情木然地娇声哼出违心的话。身子下面,血越流越多,我却只顾了不断扭摆腰肢,反反复复抬起、坐下。

    似乎已然可以不顾内心那凄哀哭嚎着的女子,于唇上再度扯开潋滟笑容。我鼓了勇气抬起脸来,却是生生撞进面前人不再灼热的眸。

    身体静止,动作难续。

    他眼中氤氲着的水汽,可是泪么……?

    他伸出手来,轻轻握上了我的腕,带着薄茧的指尖,堪堪抚过。我周身的燥热难安,便似乎随着,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双眼眸,不再灼热,却恍然似初见时,竟是柔如二月春水,竟是暖似三冬朝阳。

    他启了唇,声线仍旧那般浅柔,虽因压抑着情|欲而沙哑,虽略低沉,可话中含的,却大多是怜惋或者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疼么?”

    我正骑在他的身上,拼了浑身解数,尽力令他快活,可这个男子开了口来,竟然问我这般问题。

    岚棠,竟问了我,疼,还是不疼……

    母亲从不曾教导给我,如果遇到这般情况,又该如何。

    她口中的男子,只是追逐欲望,痴迷美色,醉心钱财,贪恋权势。

    十多年的精心准备,一夕之间,竟是毫无用处,通通作废。

    我不禁有种可笑的怀才不遇,难展襟怀之感。还有猝不及防,手足无措,混乱慌张……

    这与母亲时常的先斩后奏,完全无法等同!

    我不知道要怎么办,不能静下心来,不能思考。

    我心里满满地塞着不安,我竟在这初次相见的男人面前,感觉到被剥光了一样的害怕惊惶。

    还有痛。

    还有我肉体之上,正遭受的,根本无法否认的痛楚。

    于是我再难以媚笑,甚至难以仅是木然地看他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字罢了。

    脱口的瞬间,我即像个孩子一样,再止不住泪,涕泗横流着放声恸哭。

    顾不得自尊颜面,更顾不得美或者丑。

    我不知抱着什么心态,却也顾不得于此刻深思。

    “疼……少爷,疼……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我只是这般,朝岚棠坦白着我的痛楚,反反复复,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,疼。

    我放肆地哭,因为痛楚,也因为心里的空虚难安。这一切,皆由着泪,随着我的哭喊,丝丝流至身外。

    岚棠双手环住了我的腰身,不曾抽出,却极轻缓地翻过身来,换了我在其下。

    “不疼……乖呢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温凉的唇,又是软柔的吻,又是小心翼翼地,落在额前。

    我此刻没了心情,也没了本事去撩拨他,我只是因为这个轻吻,没出息地,竟缓了哭腔。

    岚棠浅浅叹息,却是勾了薄软的唇,替我寻起借口。

    “嗳,就算再饿,却也不可如你那般心急不是?你饿了,我知道。莫再哭了,且慢慢地,等我喂饱你……”

    的确如岚棠所言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床第之间,起码于这初次的床第间,并不急躁猛烈。

    他虽将节奏控制得甚好,却同时,也将时间,拖得愈长。

    不是不觉快乐,不是感到不适、痛苦、厌恶。抬手抵住他的胸膛,欲推拒这似乎永不会止息的动作,只是因了我尚还能知道,若这么下去我定会教这灭顶快意逼至疯魔。

    “……可是饱了?”

    岚棠未停,只是拂开我的手去,压下身子,侧首舔着我的耳朵,喘息之间,低柔相问。

    “饱了……啊……少爷,妾身饱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出“饱了”二字,却只换来他身下用力一顶。我再度嘤咛着娇声唤他,朝他诉着,自己已吃饱了。

    “可你下面的嘴儿,却分明说着,还觉不够……”

    仍是这把柔得像水的嗓子,却用话语,于沉吟喘息之间,将我尽数漫溢……

    我只知道,如何让一个不爱我的男人碰我,却不知道,应该如何,才能令他停下。

    清明挣扎于欲海之上,待到最后一丝亦将湮灭,我隔着因了极乐而盈于睫梢的泪,朦胧间,瞧见身上的男子,一双炙热却也明润的眸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……或是福至心灵?

    我失了魂般,克制着浑身战栗的快感,朝他伸了一只手去,似在待他握住,也似欲触碰于他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不能说这个词。明明不可以这样唤他。

    不知我那时想了什么,竟然开了口,顾不及娇柔或是放浪,却只低低言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却也对了。

    岚棠因这突兀的两个字,绷紧了身子,牢牢按住我的腰肢。

    好烫。

    我说不清,是因这迸发于身内的炙热,而被拽进深渊,或是抛上天穹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,这痛苦的快乐,终于……结束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3六文学 http://www.6wenxue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贱妾生存法则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贱妾生存法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贱妾生存法则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